芝加哥大学电力软件 用三维扫描复原天龙山石窟星源电力

时间:2020-06-18 11:38 来源:未知

[摘要]蒋人和及她的项目成上海电力建筑工程公司 员对散落海外的天龙山石窟佛、菩萨等造像逐一进行三维扫描、信息采集、建立模型,并通过电脑软件的整合处理,将数字化的石窟栩栩如生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6月中旬,“天龙山石窟项目”网站正式上线。这标志着芝加哥大学艺术史系东亚艺术中心自2013年启动的这一项目,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天龙山石窟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山西太原市西南36公里处。它始建于东魏,在北齐和隋唐被继续扩建。学界认为,天龙山石窟造像是中国历史上最精美的雕刻艺术之一,它生动显示了中国石窟艺术由北朝向隋唐中国电力与能源 转化的进程。1918年,日本学者关野贞探访了天龙山石窟,随后写成考察报告公布,引起世界关注。但因为当时中国政局不稳,天龙山石窟的造像很快被盗凿一空,1920到1930年代流入日本和欧美艺术市场,天龙山石窟也成为中国损毁最严重的石窟之一。

目前,天龙山石窟项目电力测温 负责人为芝加哥大学艺术史系东亚艺术中心副主任蒋人和(Katherine R. Tsiang)。她是在美国出生的华裔。27年前的一天,在芝加哥大学读博的蒋人和,从老师范德本(Harrie A. Vanderstappen)那里得知了天龙山石窟。范德本上世纪40年代在中国传教,后改行研究中国艺术。1964-1965年,范德本和学生麦伊莲丽艾发表了论文《天龙山石窟造像:复原和年代测定》。

得知天龙山石窟的存在后,年轻的蒋人和慕名前往。她看到的遗址破落荒凉:通往石窟的路杂草丛生,人们可以随意进入,甚至可以坐在佛像膝盖上……天龙山石窟的管理人员对她说,要用水泥做佛像头,修复佛像。她对此深感忧虑管理方根本没有遗失海外的佛像头的信息,如何比照重做?

27年后,作为天龙山石窟项目的负责人,蒋人和及她的项目成员对散落海外的天龙山石窟佛、菩萨等造像逐一进行三维扫描、信息采集、建立模型,并通过电脑软件的整合处理,将数字化的石窟栩栩如生地展现在观众面前。他们希望通过这些数字化的图像,让更多的人了解天龙山石窟的历史和宗教含义,以及石窟的文化和自然环境。

6月29日,就天龙山石窟项目的进展,腾讯文化对蒋人和进行了电话采访。以下为访谈内容。

蒋人和:这个项目已经进行了两年。我们对收藏于海外的天龙山造像及天龙山石窟进行三维扫描、信息采集、建立模型,并借助电脑软件,将数字化的造重庆电力招聘 像展现在网站观众的面前。我们对天龙山石窟的研究成果也进行了核查和修改。目前,我们收集了一百多件流失海外的天龙山石窟造像、浮雕的信息,在我们的项目网站上公布。

蒋人和:这个项目的主创方是芝加哥大学东亚艺术中心。巫鸿教授是首席研究员,我是项目协调电力变压器厂 员。直接参与项目的还包括芝加哥大学艺术史系的林伟正、计算机技术专家查尔斯克瑞博(Charles Crable)等。芝加哥大学人文学院办公所也提供了一些建议和技术支持。

腾讯文化:在天龙山石窟项目之前,芝加哥大学东亚艺术中心得到中国国家文物局批准,对河北响堂山石窟进行复原。是什么机缘促成了后一个项目?展示效果如何?

蒋人和:我的博士论文就是关于响堂山石窟的。2003年,巫鸿教授创建了芝加哥大学东亚艺术中心。此后,芝加哥大学人文学院办公所的人找到我,希望合作设计一个可以使用计算机技术的项目。很自然,我首先想到了响堂山石窟这里的石窟破坏严重,而3D扫描技术为数字化复原这些石窟提供了可能性。

响堂山石窟项目启动于2004年,其成果于2010年-2013年在美国的五家博物馆进行了巡展,我是策展人。巡展展出了响堂山的16尊造像及部分用数字三维模型打印出来的造像。交互式显示屏显示了它们在石窟中的位置及其佛教含义。展览还再现了响堂山石窟群中的一个石窟的虚拟实境,观众可以360度观察石窟内的佛像。这个展览非常成功。

蒋人和:每年我们都会举办会议,邀请各国学者研讨交流,将会议论文汇编发表。我们有其他和数字化有关的项目,比如将卷轴画进行数字化它们通常很脆弱,展馆很少将它们拿出来展出。

再有一个原因是,响堂山石窟和天龙山石窟的造像多收藏于中国境外的博物馆。作为中国境外的学术研究机构,我们更容易和海外博物馆、私人藏家开展合作。在搜集这些造像的资料,研究其近百年历史及其如何流失海外等方面,我们都处于有利地位。

蒋人和:我们和天龙山文物保管所、太原市文物局、太原理工大学艺术学院及北京天远多维科技有限公司有合作。在获得相关部门的许可后,他们会对石窟进行扫描。我们计划将来在中国举办关于唐代佛教与佛教石窟艺术的研讨会。我们会和北大、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学者进行探讨和交流。

腾讯文化:你们如何从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私人收藏中,找到并确认一百三十多件天龙山造像和残件?

蒋人和:将藏于海外的天龙山石窟造像与石窟的历史照片相对照,为造像找到原址,这一工作已经进行了很多年。20世纪初,日本和欧洲都公布过天龙山石窟的照片,它们记录了石窟受损前的模样。后来中国学者李裕群、孙迪也为确认天龙山造像和残件做了很多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会有惊喜。比如最近我在浏览美国费城两家博物馆的网站时,意外发现六七尊出自天龙山石窟的造像,它们上世纪20年代就到了美国。

蒋人和:之前很多人认为天龙山石窟主要被日本人破坏抢劫,但我们收集的证据表明,天龙山石窟被破坏的最初原因是来自西方的文物贩子和收藏家的需求。

在1927年之后,日本文物交易商山中定次郎可能是最主要的天龙山石窟造像贩售者,但他并非是最早的芜湖电力安装 。现在我们当然有理由谴责他的行为,但是我个人认为电力接地线 ,当时售卖天龙山石窟造像的文物贩子,无论是来自中国的,还是外国的,他们本人并没有亲自去石窟中盗凿造像,而是从中国人手中购买的。很不幸的是,极有可能是当地人从石窟中盗凿了这些造像,将它们搬下山出售。

蒋人和:在美国,收藏天龙山石窟造像最多的是美国收藏家温索浦(Grenville Winthrop)。他在世时购买了很多天龙山石窟造像,以及其他重要的中西方艺术品,包括中国的铜器和玉石。他把这些物件摆放在他纽约的家中。1943年,在去世前,他将四千多件艺术品留给了哈佛大学。

如今,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收藏有25件据说来自天龙山石窟的造像,包括很多件出自第2、3石窟的飞天、菩萨、弟子和供养人的浮雕像。除此之外,哈佛大学还有一座来自第21石窟的大坐佛,这也是目前存留下来的天龙山石窟最完整、最精美的佛像。

蒋人和:我们已经去英国、荷兰、德国、意大利、瑞士、加拿大和日本等地,对存于这些地方的造像进行了扫描。一般是三四个人带国家电力局 着扫描仪器去。有时我会担任摄影师,一名博士生帮忙扫描,参与的还有一位专职的技术人员。他知道如何使用软件,设计网站。

扫描时,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通常将造像搬进一间工作室。在他们的旁观下,我们对造像进行扫描。如果某个造像不能移动,我们就在展馆内扫描。扫描有时也在藏品的库房进行。还有好几次,我们不得不站在梯子或桌子上进行扫描。

除了对造像进行扫描,我们也准备对石窟进行扫描。这部分工作是由中国的合作方来完成的。

蒋人和:主要是要和造像所在的博物馆协商扫描时间,要到当地实地扫描。我们还要和各大博物馆就这些扫描资料的用途签署协议我们向对方提供造像的照片和3D模型,对方允许我们将这些图片在网站上公布电力设计计算 ,并用于未来的展览。

蒋人和:之前的响堂山石窟项目中,我们使用的是激光扫描仪。它又大又重,要安装在三脚架上,并且要不停地搬来搬去,费时费力,成本很高。如今的3D扫描仪器越来越容易使用。我们使用的是手持式三维扫描仪,一般半小时到1小时就能完成对一尊造像的扫描。

我们是率先在艺术历史研究领域使用这种三维扫描技术的机构之一。这种技术此前多用于工业和建筑领域。近些年来,一些博物馆也开始用它记录馆藏珍品,有的博物馆还用3D打印机打印藏品的微型模型。考古学家也开始用这种技术扫描其发现,以获得更准确的尺寸,绘制考古线图。

蒋人和:在扫描造像表面的同时,3D扫描仪也会对造像表面拍照。计算机软件随后会处理这些数据,将它们整合在一起,建立三维模型。我们试图用最高分辨率进行扫描,以获得最准确的信息。

用3D打印技术生成的佛像没有颜色。在响堂山石窟项目的展览中,我们用很鲜亮的黄色塑料打印出造像的模型。很显然,我们并非要“造假”,只是展现造像的3D模型。石窟内残留的佛像也已褪色,幸存下来的带洛克电力 颜色的部分很少。用数字化还原的另一个优势是,也许可以还原这些雕像原来的颜色。

天龙山石窟项目网站显示,这尊佛像出自天龙山石窟第17窟,现藏于苏黎世雷特博尔格博物馆

蒋人和:天龙山石窟项目已成功定位了一百多尊流失海外的造像及残像。它旨在记录和保存这些造像,收集数据用以鉴别残像和洞窟的原貌。它能帮助中国观众了解天龙山石窟流失海外的造像,也能帮助海外观众了解这些造像的历史与文化背景。

这种复原方式对于保护、呈现各类文物都很有用。比如一些墓葬一旦被挖掘,其内容的陈列方式也不得而知了。照相和绘图不能准确记录文物原来的位置,但是通过三维扫描可以。

蒋人和:我们会考虑把中国国内博物馆或私人收藏的天龙山石窟造像借来一起展出,但主要是依靠数字化展示我们很后悔响堂山石窟项目没能在中国或美国之外的其他地方展出,因为将部分展品带出美国的保险费、运费等费用很高。所以在启动天龙山石窟项目之初,我们就决定未来的展览要尽可能依赖数字化,以便于在世界各地巡展。我们也在考虑运用三维立体投影技术还原造像和石窟,再现石窟附近的环境。

目前,天龙山石窟造像的三维数字化模型正在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展出,这个展览将于今年9月结束。这些三维造像可以让各面旋转显示。我们还展示了这些造像在石窟中的位置。

我最近看了美国洛杉矶盖蒂中心的“敦煌莫高窟:中国丝绸之路上的佛教艺术”展。展览通过虚拟实境(VR)技术再现敦煌莫高窟第45窟,非常有意思。这部分展览是由盖蒂中心委托的专业设计人员研发设计的,我刚在盖蒂中心和他们及其他图像数字化项目专家见面交流。

腾讯文化:有新闻称,天龙山石窟项目成果展会从中国开始。展览有明确的时间表吗?会去哪些地方?

蒋人和:我们希望天龙山石窟项目成果展能在2017、2018年开始。希望可以首先在山西博物院或是太原的某个博物馆展出。之后,我们希望能在中国的其他大城市巡展。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02-2017(http://www.xmjiashijie.com) 版权所有